渝利铁路让三峡美景“动”起来
■本报通讯员 高明洁
  图为6月19日,由重庆北开往宁波的D658次列车奔驰在渝利铁路线上,宛如穿过仙界一般。戴铁军 摄

  6月19日,一列动车组列车穿行在仙界一般的渝利线苍茫群山中,跳过武陵山、巫山、大娄山、大巴山的重重隔绝,从山城重庆驶向浙江宁波。

  这列由重庆北开往宁波的D658/655次列车,通过的是2013年末注册运营的渝利铁路。渝利铁路是沪汉蓉铁路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注册运营后,沿线的长命、丰都、石柱完毕了不通火车的前史。

  渝利铁路起自重庆北站,向东经复盛、长命北、涪陵北、丰都和石柱县站,接入宜万铁路凉雾站至利川站。当年,这条铁路在建设过程中克服了沿途杂乱的地质结构,在技术创新的基础上,建起两座13公里以上专长地道、1座10公里专长地道、3座9公里长地道。现在,旅客们坐在列车上,就能领会列车穿越崇山峻岭,跨过沟壑峡谷的美妙体会。

  当天值乘的蒋兆虹,是奔驰在渝利线上的资深车长。从这条铁路注册运营的第一天,她就据守在这条铁路线上,至今已有6个年初。

  依照常规,开车后蒋兆虹会巡视整列车厢、了解旅客需求,为他们供给优质的服务。刚走到4号车厢,坐在5C座位上的刘长勇和她熟络地打起招待。自从渝利铁路注册后,这个家住涪陵白鹤区的小伙子就在重庆和涪陵两地之间上演起“双城记”。一来二去,刘长勇就与列车上的工作人员熟悉起来。正是因为渝利铁路的注册,使他能够常常乘坐动车组列车回家乡陪同爸爸妈妈和亲人,与他们同享天伦之乐。虽然已在重庆寓居10年,但刘长勇仍是忘不了家乡的景物,他还用家乡的特产榨菜给自己起个网名叫“榨菜勇”。“榨菜勇”坐上动车,回家更便当了。

  坐在刘长勇周围的赵凤英是重庆市丰都县人。夏天,丰都当地酷热高温,盛暑难耐。为了消暑,很多人都会挑选到消暑胜地石柱县去旅行、消暑。这次赵凤英和朋友一同乘动车去石柱预定夏日消暑的旅馆。提到渝利铁路,她不由慨叹道:“早年,往来于长命、涪陵、丰都等地都要搭船,路上要花费半响时刻,现在好了,动车组列车注册后,从丰都到重庆市区1小时都不到,便当得很。”

  说话间,车厢内有旅客宣布感叹,本来,列车正在驶过蔡家沟双线特大桥。这座桥最高处的桥墩高139米,相当于40多层楼那么高。旅客们搭车穿过大桥,有种穿越云间的感觉。

  一路上,车厢里的欢声笑语让蒋兆虹忍不住被深深感染。那一张张笑脸里,满含着渝利铁路沿线大众对铁路带来日子改变的满意。

  8时35分,列车快到石柱县站了。这个2013年末正式投入使用的车站勾起了蒋兆虹的回想,6年前第一次看到石柱县站的情形至今令她难忘。

  那天,蒋兆虹值乘的动车组列车抵达石柱县站时,她看到了成群的乡民涌进车站,想看看家门口建起的车站。蒋兆虹传闻,他们有的天不亮就动身赶路,就为了来见证渝利铁路注册的一幕,见见他们从未见过的动车组列车。那是他们期盼已久的大日子。

  “曾经,咱们石柱不通铁路,走亲访友全赖轿车,到重庆一趟,路上要花4个多小时,现在动车开了,1个多小时的时刻就到了。从那以后,咱们当地的土特产再也不愁销路了,来咱们石柱旅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!”列车里,石柱县土家族小伙冉俊慨叹道。

  说话之间,列车现已驶向万寿山,高高屹立的两座石峰历经冬夏轮转,守望着土家儿女温馨的家乡。渝利铁路对三峡沿线大众的含义是特殊的,它不仅为大众出行带来便当,并且向世人展现着三峡美丽的山水景象和风土文明。

  列车持续前行,跨过沟壑峡谷、跳过满目葱翠,谱出一曲吟唱三峡风景的新赞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