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河口 两河汇一江 一城连两国
  河口站。
  我国东方红型内燃机车。田 瑜 摄
  河口口岸上我国—越南商贸城。
  展示河口特色美食故事的街头雕塑。 刘昊亮 摄
  老练的杨梅正等候出口越南。

  ■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通讯员 刘昊亮

  夕阳西下,晚风跨过南溪河,向彼岸缓缓吹来。

  天光渐暗,城市里的灯火顺次点亮,衔接中越口岸的公路、铁路桥上一片灿烂。

  迷幻的霓虹灯、摇曳的芭蕉叶、充溢异域风情的咖啡馆,让这座河谷中的小城显得安静而吉祥。

  这儿是中越河口口岸,我国陆路的最南端。

  这儿两江汇流,是云南最早开埠互易商货的当地。

  从春城昆明动身,沿昆玉河铁路一路向南而行,午后即可抵达坐落中越边境线上的小城河口。散步在滨江大路上,随意走进一家冷饮店,要上一杯鲜榨的冰镇柠檬汁或百香果汁,轻咂一口,凉气动人肺腑。此刻,烈日不算炙热,和风早已清新,正是河口一天中最好的韶光。

  云贵高原哀牢山脉地形北高南低。千百年来,红河水系与珠江水系南溪河流域会聚冲刷而成的红河平原呈“V”字形靠拢,汇流由河口开端,辐射大半个中南半岛,当地取意“两江会聚之地、大河入海之口”,得名河口。

  来到河口,异域风情街是必游之地,仲夏时节,河口气温已近40摄氏度,但在异域风情街上,气温好像还要更高一些。

  1910年,滇越铁路通车,随火车而来的法国工程师在河口建起法度洋房以供寓居。100多年后的异域风情街修建,实在复原了当年法度车站独有的浪漫元素:黄墙、红瓦、白砖、深窗。

  假如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,异域风情街上以“滇越”和“咖啡”命名的餐饮店肆超过了1/3。

  19世纪末,咖啡随滇越铁路走进了云南,走入了云南公民的日子,并以其旺盛的生命力扎根在了中越两国公民的食谱中。百年滇越铁路沿线的山中居民至今仍保留着栽培咖啡的习气。辟房前屋后小块空位,自种自采、烘焙研磨,不放糖的苦咖啡异香扑鼻、提神醒脑。当年法国人带来的波尔多种类,现在成了老人们舌尖上的回想。

  异域风情街上,咖啡充溢了小资情调。冬天饮一杯意式热咖啡,让浓香苦涩顺喉而下,犹如尝遍人间百味;夏天的挑选则要丰厚得多,但冰滴咖啡仍是人们的独爱,把冰块铺在研磨好的咖啡末上,在温度和重力的两层施压下,冰块融而化水,透过咖啡垫层,一滴一滴落进杯中,这让等候和畅饮都成了一种赏心悦目的享用。

  随滇越铁路而鼓起的咖啡文明和云南本乡的普洱茶文明,在红河这片土地上各展其美、相辅相成,却又惊人的调和。

  时值6月,正是热带生果很多上市的时节,在海关人员通关通道前,等候出入境的两岸边民排起了长龙。自行车拆去座位,搭上货架改装后,装满了出口的杨梅、百货,拉来了热销的咖啡、瓜果,货品堆码得极高,看似岌岌可危,却又非常安稳,车辆移动时,只见车行,难觅人影。

  作为成形最早、门槛最低的国际贸易都市,每天8时,海关开关放行的一刻,人流车流涌动、小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,形成了河口共同的一景。

  沿滨江大路游走,走过拱顶造型的“我国河口”海关关口,就能看见不远处的街心花园中心,铜质地标上“我国西南最低点,76.4米”的字样清晰可见。

  火车的到来,拉近了边城与内地的时空间隔,但在游客眼里,这儿仍然是我国的南大门、越南的冬风窗。热带气候包裹下的“两国一城”,会聚了中、越、法三国气味,让河口这座小城充溢了异域情调。

  在我国—越南商贸城中,越南产的沙滩鞋、拖鞋以质优价廉、便利带着成了游客必选的购物单品;越黄(越南黄花梨)木质工艺品,雕工精密、质量上乘,是中高端游客的独爱,而价格更亲民的速溶咖啡、干果制品等小商品相同让人趋之若鹜。

  2016年,为提高城市档次,原滨江大路上的越南街被全体搬迁至北山经济技术开发区,以规划更大、更为标准的我国—越南商贸城的方式出现在游客面前。

  同年,建于城区半山至高点,以“看山望水·享用异国风情”为主题,分为山花浪漫区、台地花海区、森林绿海区、景象湿区域、热带果香区和当地景象大树区6个板块的河口口岸森林公园正式开工建造,并于次年向市民敞开。

  层叠堆砌的山石上,涓涓细流倾注而下,汇入如满月般的人工湖中,取意“团团圆圆”。沿木质栈道拾阶而上,不远处是由一座主塔、两座副塔组成的当地地形最高的修建群——观景塔。站在高36.8米的9层主塔上,近能望山、远可观水,极目远眺,中越美景尽收眼底。

  夜晚的河口口岸森林公园则成了光与影的六合。不管身处城区的哪个方位,均可看见灯火灿烂的观景塔。公园中,湖水涟漪,将湖中纳凉亭的影子层层外送。和风温暖的步道上,踉跄学步的孩提不时追赶着从身前掠过的慢跑人群,嘴里大呼小叫,莫名振奋。此刻的口岸森林公园里,灯火梦境、和风清雅,吹散了游人一天的疲乏,轻抚着夜色下的口岸。

  得益于热带季风雨林温热型气候,河口及其邻近区域的热带植被旺盛,生果四季不败,造就了当地共同的饮食文明——鲜酸香。

  清晨,等候了一夜的胃腹开端对立,此刻挑选越南卷筒作为早餐最合适不过了。

  清新的米浆用勺舀起,摊在蒸汽透过的纱布上,盖上锅盖清蒸十几秒,米浆固化成米皮,薄得通明、温润如玉、米香扑鼻,撒上葱花肉末、细碎香菇,在熟练的手工下,一根筷子上下翻滚,卷成条状即可食用。

  与其调配的蘸料相同独具匠心,新鲜采摘的小米辣椒用石臼舂细,佐以葱花、香菜、蒜头号当季配料,浇上老板秘制的料汤,碗中登时香气四溢,即使老饕也骑虎难下。

  若是你嫌蘸料不行酸爽,想加点醋,那你可能要大失人望了。在河口,醋是没有商场的,当地的传统吃法是在蘸猜中挤上几滴新鲜柠檬汁,既提鲜又开胃。

  当然,河口美食不止于此,越南卷筒仅仅由于便利快捷、健康卫生占有了一席之地。

  如若三五人同行,那么午饭无妨挑选越南粽粑、菠萝鸡杂,晚餐来上几盘嘎拉包肉、龙爪木瓜、竹筒饭,价格实惠,风味十足。如若想应战胆量,那么街头漆黑照料鸭仔蛋和海防酸肉值得一试。

  除了美景和美食,河口还有可歌可泣的光芒前史。

  1908年,面临强敌,同盟会在西南区域筹划了第六次起义(即“戊申河口之役”),也打响云南对立满清独裁控制的榜首枪。起义军以“横刀不虑头点地,只意江山易新人”之气势,占领河口城,进军滇南重镇蒙自、个旧两地,威震全国。现在,河口县城东南炮台山上,3个对准不同方位的古炮台遗址仍然清晰可见,静静向世人叙述着前史的过往云烟。

  2001年,为留念辛亥革命90周年暨河口起义93周年,河口海关原址被从头修理后,改建为同盟会河口起义留念馆。馆中,当年同盟会使用过的枪支、火炮等仍然存在。2008年5月18日,河口起义百年之际,该馆正式向社会公众免费敞开。

  现在,这儿不仅是边境口岸宏扬爱国主义精神、加强党史教育的基地,也成了河口对外旅行宣扬的窗口。

  徜徉在夜色中,边城河口温顺妩媚。散步在口岸上,异国风情扑面而来。

  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郭薇娜供给